最高院研究室刑事处也明确提到,对于此类刑事案件,要避免唯数量论,应当根据案件情况综合评估其社会危害性,妥当决定刑罚。

事实上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从民企遭遇困境的原因出发,针对包括融资难、税负偏重这样的老问题,以及经济环境日趋复杂、社保规范征缴及各类杂音等新问题,决策层在破除这些民企发展障碍时,可谓用力至深。